让患者健康的回家,最好的年味是家人团坐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2-03 18:49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高血压科创科主任余振球 健康时报张赫整理)时光总有本事让人感慨。千百年来,过年的团聚,变成了所有炎黄子孙的期盼。它不光意味着孩子们的新衣服、热气腾腾的年夜饭和窗外不停绽放的烟火,最重要的,是可以拥抱到许久不见的亲朋。

过年,过的不仅仅是大年三十儿的夜,更是家人团坐,灯火可亲的柔软时光。

1月30号,是我在春节前的最后一个门诊日,在去往医院的路上,看到路边和超市门外很多卖春联和福字的小商贩,大大小小的摊位都围着给自己家选对联的人。

孩子们拿着红色小猪的玩偶不肯撒手,老人们按照自家的门框大小用手比划着春联尺寸……车辆川流不息的北京,在这一刻,年味更浓了。

“我不怕死,就怕孩子会心疼”

在患者的担心里,我看到了世间最伟大的爱

看到很多患者开开心心地回家过年,我又想起好多年前的一个大年30的上午,我在看门诊时接诊了一位50余岁的女性患者张荣(化名)。

张荣让我印象深刻的,不是病情有多特殊,而是自己不敢回家过年的原因------怕自己熬不过去,让孩子心疼。这就是中国人的过年情结。

其实早在几年前,张荣就已经被明确诊断为风湿性心脏病, 二尖瓣重度狭窄, 心力衰竭。在接诊过程中,她一边说着病情,一边哭了。

问明情况,我才知道,当时她只要稍活动,就会感觉胸闷、气促,每隔1-2周就要到医院找专家就诊,让张荣害怕的是,最近这次越发严重,自觉撑不了那么久,但年关已至,担心自己过不完这个春节,连家都不敢回。

无论是过去在心内科还是现在的高血压科,面对的大多都是存在生命危险的患者,担心生死,变成了常事,但张荣让我最感叹的不是病情本身,而是她说,自己不怕死,撒手人寰也不要紧,最担心让孩子们过不好这个年。如果自己真走了,以后的每一个新年,孩子们都会难过。说到这,张荣又哭了起来。

母亲向来是伟大的,即使自己危在旦夕,担心的还是孩子。

从前身体康健时,她们想的是怎么把孩子健康的养大,后来身体出现各种问题,她们想的是怎么才能不让孩子担心,她们心疼的,其实一直都是孩子们的心疼。

虽然如今我也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但是把患者的情况设身处地的换位到自己身上时,也会陷入难免的小悲伤里。

知道患者的这些想法和病情后,我佯装生气,责怪她对我的不信任。这时张荣的悲伤情绪开始变得有点愧疚。而我当时的唯一想法就是,帮她安心回家过年。

在查看她目前的用药后,我给她开了利尿剂,让她服用后坐在旁边。虽然后来我继续接诊患者,但也一直默默地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半个小时后,她试着站起来活动了两下,1个多小时后她去上了趟厕所,回来后没有出现明显胸闷、气促的表现。又过了1个多小时,她又去了趟厕所,回来后张荣满脸欣喜地说,余大夫,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轻快的感觉了,说完,顿时嘿嘿的笑的像个孩子。我也跟着满心欢喜起来。

后面的事,大家都能想到,这个年她顺利地过了。再后来,张荣做了二尖瓣手术治疗,没再笼罩在死亡的阴霾中。很多病,其实战胜它并不难,但在治病的过程中,缓解安抚患者的复杂清晰,也是医疗过程中一个关键的助力。

对于千千万万个张荣来说,未来他们还有很多个新年可以和家人团聚度过,但在面临生死时他们的反应,让我见到了世间最不可替代的爱,他们都很普通,但他们都不平凡。

【1】【2】【3】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