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诺贝尔奖看医药股的投资机会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07 03:27

从诺贝尔奖看医药股的投资机会

2018-10-07 23:13来源:港股那点事医药/技术/开发

原标题:从诺贝尔奖看医药股的投资机会

作者:格隆汇·左仙生

不知道从哪年开始,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已经成为打开医疗行业投资趋势的钥匙,而被成为“理科综合奖”的诺贝尔化学奖今年也给到了医学类。那么,作为医药界的风向标,从今年的诺贝尔奖中,我们又看到了什么新的投资机会呢?

诺贝尔回溯

说起诺贝尔,这个伟大的科学家最有名的发明便是炸药,但鲜少有人知道作为化学家、工程师的他,与医学有着深深的渊源。

19世纪,输血界处于混乱之时,同种输血、异种输血都处于摸索阶段,如何解决输血时血液凝固的困境,一直是输血界的大问题。1890年,诺贝尔看到了新的输血技术,他便资助了一位名叫约翰森的年轻的科学家,并提供巴黎的塞夫兰实验室给他进行6个月的试验,后来约翰森成为了斯德哥尔摩罗琳娜医学院的教授。

经过这件事,诺贝尔觉得医学试验研究所的重要性,如果医学研究所在研发的道路上有所突破,以诺贝尔的话来说,“如果此事可行,将会取得很多预想不到的结果。”从此便打开了,诺贝尔的医学资助之路,同年诺贝尔就拿出了5万克朗,捐献给建立在卡罗琳医学院的罗琳娜·诺贝尔基金,专门用于医学研究、发表研究成果报告、各科室试验等。而后,卡罗琳医学院也负责起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授予工作,奖章的背后,刻上了“一位医学天才在她的膝上放着一本打开的书,为了给生病的女孩解渴,正在收集从岩石上涌出的水”的图案,周围刻着“Inventas vitam juvat excoluisse per artes”,这取自维吉尔的史诗《埃涅阿斯纪》的诗句寓意着“发明使由艺术装饰的生活更美好。”

癌症是目前人类面临的最大难题之一,种类之多,还无根治之策。这已经不是诺贝尔第一次颁奖给癌症的突破疗法,1966年,Huggins治疗前列腺的荷尔蒙疗法;1988年,Elion and Hitchin的化学疗法;以及1990年,Thomas的骨髓移植治疗白血病疗法,均获得过诺贝尔殊荣。然而,晚期的癌症仍然非常难以治疗,迫切的需要新的治疗方案。

免疫疗法的概念最早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出现,激活免疫系统可能可以攻击肿瘤细胞,期间科学家们有试图用细菌去感染病人,从而激发身体的免疫系统,然而效果有限。人类的免疫系统可以区分“自我”和“非自我”,“非自我”就代表着来自细菌、病毒等其他外来的攻击和威胁。T细胞是血液中白细胞的一种,它有特殊的受体,可以和入侵的病菌表面结构相互作用,从而引发免疫系统参与防御,但是还需要其他的蛋白质作为T细胞的加速剂,来引发全面的免疫反应。

而今,科学家们还发现,其他蛋白质可以在T细胞上发挥“抑制免疫激活”作用,在这种“加速”和“抑制”的平衡关系中,能确保免疫系统充分参与外来微生物的攻击,同时也可以做到避免过度被激活导致健康细胞和组织受到自身免疫系统的破坏。

20世纪90年代,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实验室中,James P.Allison发现了T细胞蛋白CTLA-4具有抑制T细胞的作用,当时其他的研究团队将这种机制运用在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的靶点治疗研究,Allison有不同的想法。当时他已经研发出了一种可以与CTLA-4结合并阻断其功能的抗体,后面他开始研究CTLA-4是否可以脱离T细胞并释放免疫系统来攻击癌细胞。

1994年的圣诞节,如圣诞老人送来的圣诞礼物一般,Allison团队获得了一次的令人惊喜的成功,在患有癌症的小鼠身上,在解开抗肿瘤T细胞的活性的同时,还可以同时开启“抑制”作用不损害其他细胞,小鼠得到了完全的治愈。然而当时,Allison的试验并没有得到药企们的重视,但Allison仍继续研究。后来Allison曾经的同事Alan Korman博士给Allison抛出了橄榄枝,Alan当时任职于Medarex,当时公司拥有在小鼠体内开发人源抗体的技术,Allison就与Medarex合作,共同开发CTLA-4的抗体,直到2010年,针对转移性黑色素瘤III期临床治疗的ipilimumab获得胜利,2011年,FDA正式获批ipilimumab单抗上市(商业用名:Yervoy)

目前也有新的临床研究发现,CTLA-4和PD-1的联合治疗可能更有效,但不管如何,这两个疗法的策略为免疫疗法提供了新的启发。

国内药企的涉足

那么回头再来看,国内有哪些药企在涉足这些领域?

PD-1想必都不太陌生了,可以说现在是个PD-1时代,目前全球已经上市的PD-1/PD-L1共有6种,针对PD-1靶点的有3种除了BMS的Opdivo和MSD的Keytruda,近来FDA又获批了第三款PD-1,赛诺菲(Sanofi)和再生元(Regeneron)联合开发的Libtayo(cemiplimabrwlc)上市,用于治疗转移性皮肤鳞状细胞癌(CSCC)或者不能接受治愈性手术或放疗的局部晚期CSCC患者,这也是第一例针对晚期CSCC疗法。而BMS的Opdivo和MSD的Keytruda也已经相继于2018年6月15日和7月25日获批在国内上市。

信达生物也已于2018年6月28日在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目前正在排队中。PD-1是信达生物打响新药的第一枪,快速抢占国内PD-1市场,对信达是至关重要的,以目前的数据来看,信达生物的IBI308有望成为竞争格局中的Best in class。适应症方面,信达生物开展了包括一线及二线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一线及二线黑素瘤、胃肠癌等,并在美国同时进行临床试验,2018年1月已经拿到FDA的临床批件。

2017年PD-1/PD-L1类的全球销售额达到101亿美元,预计2030年前将扩大至789亿美元。这么巨大的市场,外企们也不会放过,近期,MSD的Keytruda也公布了中国市场的价格,与BMS的Opdivo一致,均将中国地区的价格调低至美国市场的一半。

Opdivo的定价是100mg/10ml价格为9260元,40mg/4ml的价格为4591元,低过香港的1.6万元,低过新加坡的1.5万元,为O药的全球最低价。Keytruda目前看到的价格是100mg/4ml的价格为17918元,低过香港的26200元,基本为美国区域价格的一半(美国价格:33000元)。两家药企出奇的一致主动降价,为的就是先行优势,拿到以价换量,PD-1的价格战在国产药企还未介入之前,已经打响,那么四家国产药企,将如何应对这场“价格战”,是抢占市场份额的关键。

噬菌体展示技术和转基因小鼠平台是目前作为人源抗体的最热门的两个技术平台,最广泛的应用就是可以进行体外的抗体筛查,免疫源性、准确性都较好,这或将是未来的技术趋势。

小结

在今年的评奖的视频中也提到,科学家们的发现转化成突破性的治疗方法,能快速得到肯定,以目前的趋势,诺奖越来越趋于实际应用,知识与资本的相结合,才是最快的转化模式,二级投资也是如此。

参考资料:

1、The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2018,Retrieved October 6,from https://www.nobelprize.org/prizes/medicine/2018/summary/

2、Th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 2018,Retrieved October 6,from om https://www.nobelprize.org/prizes/chemistry/2018/summary/

3、诺贝尔传,埃里克·伯根格伦,刘平辉/改写,2008年

4、西南证券:立足全球、展望国内的生物药行业投资指南,朱国广,陈铁林 ,2017年

5、兴业证券:抗 PD-1 单抗:免疫疗法新星,国内发展元年开启,孙媛媛,徐佳熹,2018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