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VS SEC:科技百万富翁面临职业生涯最艰苦一战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28 15:47

【腾讯科技编者按】 据国外媒体报道称,最近一段时间充满争议的《钢铁侠》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因为在今年8月发布的一条有关特斯拉私有化的推文,可能对投资者造成严重误导而被SEC告上法庭,而这一法律诉讼已经将科技界亿万富翁完全摆在了联邦立法者们的对立面。

分析认为如果SEC胜诉,马斯克有可能被禁止担任任何上市公司高管或者董事会成员,同时会失去其苦心经营15年特斯拉的控制权。马斯克本周早些时候透露,SEC曾为他提供过一份和解方案,即需要马斯克同意暂时卸任特斯拉董事会主席、支付象征性罚款、禁止担任董事长两年,并要求特斯拉任命两名新的独立董事,但他不必承认任何罪行。

报道称,马斯克拒绝签署协议,因为他觉得通过和解是对自己的不诚实。

现在马斯克已经重金聘请了前美国助理检察长克里斯-克拉克(Chris Clark)为其辩护,他曾经在一场内幕交易案中为硅谷富豪马克-库班(Mark Cuban)成功辩护。

马斯克表示,“SEC不公平的行为让我感到十分失望,诚实守信一直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品质,而事实也会证明我所言非虚”。

在马斯克和SEC正式开战后,特斯拉的未来充满了更多不确定性。这家价值450亿美元的电动车明星企业至今没有实现盈利,对公司未来战略至关重要Model 3的交付、产能也问题不断,在这个关键时刻SEC的法律诉讼更是有可能让特斯拉员工和投资人心生去意。

通过这起诉讼,SEC对外传达了一个强烈信号:国家金融规则不容践踏,即便是美国明星企业也没有例外。但这样的观点在硅谷却迎来了不同声音,部分科技领袖认为这起诉讼的直接后果会阻碍创新,因而选择站在马斯克这边。

“他单枪匹马地推动了整个行业发展,使全球走上了大幅削减碳排放的道路,这是对人类的宝贵贡献。显然,他在推特上的言论有些不负责任,但或许这也是拯救人类需要付出的代价之一。”游戏直播网站Twitch创始人贾斯汀-坎恩(Justin Kan)说道。

噩梦开始

在诉讼案传出后,特斯拉股价周五暴跌14%,创下自2013年以来最糟糕交易日表现,股东价值缩水逾70亿美元,公司最大股东马斯克在一天之内就损失了16亿美元。此外,华尔街分析师们也担心此案可能进一步失控。投资研究公司CFRA分析师表示,马斯克“古怪的行为”以及他未来的不确定性,可能会令这一事件发展成为更严重的打击。

如今的马斯克是硅谷最接近圣徒的人物,他是一位科幻巨匠,通过在火箭、电动超级跑车和人机连接上的豪赌抓住了人们的想象力。外界对于他个人崇拜的一个关键因素是:他很少在战斗中退缩。但现在,SEC对其发起的欺诈诉讼已经使这起案件成为多年来最著名的民事欺诈案件之一。在马斯克发推文仅仅51天后就提起诉讼的速度,也让法律专家相信该机构的调查人员完全有信心打赢官司。

SEC称,马斯克在8月初发推特表示几乎已经确认私有化资金来源的时候,他甚至还没有一个具体的私有化方案,但特斯拉的股价却因此飙升。他当时还承诺,这将是商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私有化交易之一。因此SEC认为,马斯克坚称这笔交易获得了融资和投资者支持事实上对股东形成了欺诈。

SEC正努力阻止马斯克成为上市公司的领导者,试图对他在推特上的发言进行民事处罚,并收回“任何不当所得”。

“SEC关注的是秩序和规则,马斯克的经营方式似乎总是凌驾于法律之上,因此他们希望借此杀一儆百。”风险投资公司Loup Ventures管理合伙人吉恩-蒙斯特(Gene Munster)说道。

与此同时,美国司法部还在对马斯克进行欺诈调查,这一调查可能会演变成一起刑事案件。这对他旗下太空探索公司SpaceX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噩梦,因为该公司目前承接了大量政府合同。

特斯拉和SpaceX位于加州的办公室的员工表示,SEC的指控削弱了他们的士气,分散了他们对本已庞大任务的注意力。

更为不妙的是,这起诉讼发生在马斯克承诺公司将实现盈利季度的最后几天。目前这家汽车制造商持有大约20亿美元现金,还有超过100亿美元未偿债务。

这个夏天,特斯拉解雇了9%的员工,经历了大量高管流失,其中包括工程、销售、供应链管理、人力资源和财务主管,该公司CFO在上任仅一个月后也于本月离职。但失去马斯克势必将引发特斯拉新的生存危机,他在特斯拉掌控着每一个重大决策,拥有几乎不受制约的权力。一位著名的硅谷投资者表示,如果马斯克被踢出局,特斯拉将面临“完全真空”的局面。

“人们购买特斯拉是因为马斯克。”这位投资者表示:“他是公司的核心人物,没有其他人愿意顶替他的位置,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情况。”

压力徒增

SEC的诉讼标志着两周以来马斯克迎来的第二次诉讼,此前英国洞穴探险家弗农-昂斯沃斯(Vernon Unsworth)以诽谤罪起诉马斯克。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马斯克曾嘲笑昂斯沃斯用微型潜艇拯救队友的计划,并称后者为“恋童癖”。

这些正在进行的法律纠纷可能会加大董事会的压力,迫使他们制定一份“后马斯克时代”的继任计划。马斯克曾说过,他会用安眠药安必恩来缓解焦虑,甚至暗示自己有时会将安必恩和红酒混在一起使用。

SEC调查人员表示,马斯克为私有化交易设定的420美元股价,本身就是为了迎合他当时女友、流行歌手格戈麦斯。对此,特斯拉依旧表示,“马斯克是一位敬业、深思熟虑的领导人,完全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

不过,马斯克拒绝接受SEC和解方案的做法激怒了部分投资者。拥有数百万股公司股票的投资公司Gerber Kawasaki首席执行官罗斯-格伯(Ross Gerber)认为:“董事会应该做对特斯拉最有利的事,而不是考虑马斯克的自尊心。”

然而,一些法律专家明白为什么马斯克为何不想不战而降。

前联邦检察官和证交会律师凯丽-柯蒂斯-阿克塞尔(Keri Curtis Axel)表示:“当我们谈到的是那些以工作为生活的人,有时候他们很难接受这样的个人责任。在这种情况下,同意这样一个意味放弃权力的解决方案相当于改变了自己的整个人设。”(综合/汤姆)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