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十字路口与彭蕾的“四宗罪”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09 22:55

蚂蚁金服十字路口与彭蕾的“四宗罪”

2018-04-10 22:09来源:环球老虎财经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支付宝

原标题:蚂蚁金服十字路口与彭蕾的“四宗罪”

七年前阿里中高层因为“黑名单”事件纷纷离职,那是阿里的十字路口。而如今蚂蚁金服亦走到了其十字路口,其史上最重要的人事调整已经尘埃落定,彭蕾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财务出身的井贤栋将挑下重担,面临合规考验。人事策略的变更背后往往是经营策略以及行事风格的变更,马云表述这是蚂蚁史上最重要的人事调整,认为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方可闲庭信步,其重要程度可见一般。

顶着光环出身的蚂蚁金服现已是估值1000亿美金的独角兽,最核心的产品便是支付宝、但其实支付业务只是冰山一角,海面下的那部分才真大,涉及到理财、借贷、保险、金融、众筹等。比如理财方面有余额宝、招财宝、蚂蚁聚宝、娱乐宝、网金社,借贷产品有蚂蚁小贷、口碑贷,消费金融端口有花呗、借呗、天猫分期购、保险业务涉及众安保险、淘宝保险,众筹有淘宝众筹、蚂蚁达客,银行有网商银行,除此外还有芝麻信用、阿里云,已然拥有庞大的规模体系。

蚂蚁金服未来估值将可能超过阿里巴巴,其规模前景毋庸置疑,但这艘“航空母舰”现在似乎遇到了“烦恼”,在监管政策趋严的背景下,蚂蚁金服各项业务受到了一定的限制,先是旗下控股公司恒生网络被证监会催缴罚款,随后蚂蚁基金因违规销售,又遭浙江证监局责令改正。4月8日,支付宝因涉及违规被罚18万元,蚂蚁金服或到其十字路口,互金整治风暴下使其不得不正视管理合规的问题。

彭蕾的“四宗罪”

要说,彭蕾也是一非常有魄力的女子,当初毅然辞掉干了5年的大学教师的工作,追随同是18罗汉之一的丈夫孙彤宇和马云创业,创业之初,彭蕾带过市场、服务,做过HR,在阿里巴巴的成长、壮大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2010年1月,彭蕾被调到支付宝做CEO,自此彭蕾的工作重心逐渐转移到支付业务,开始了长达8年的长跑。

这个现今被誉为“中国新四大发明的支付宝”在彭蕾接手时正四面楚歌,外有互联网巨头和金融机构都欲从支付市场分一杯羹,内被马云评价为“烂、太烂、烂到极点”,临危受命的彭蕾将支付宝由支付功能进行延展渗透到生活中,8年时间,支付宝已经从默默无闻发展成为支付领域的老大哥,2014年,蚂蚁金服成立后,彭蕾也顺理成章的出任新成立的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她在这其中的功劳不可磨灭。

但在支付宝和蚂蚁金服的发展之路上,彭蕾有功劳也有“罪”,就是蚂蚁金服管理不合规的问题。其一,2013年6月,支付宝基于用户场景,在其体系内延伸出余额宝业务,拥有余额增值服务和活期资金管理服务产品,天弘基金是余额宝的基金管理人,除理财功能外,还可直接用于购物、转账、缴费还款等消费支付。余额宝相当于支付宝的“储蓄”,很快,余额宝成为让金融界担心的“核武器”。

在刚开始开放申购时,其年化收益率只有2.7280%,但随后一路高歌猛进,在2014年的时候达到顶峰,最高年收益率达到6.7630%,远高于银行储蓄利息。此举令其收获了规模,却将其推上了“风口浪尖”,监管随之而来。

根据天弘基金官网的最新数据,余额宝的资产规模已经达到了15789.32亿元,超过多家银行个人活期存款体量。从本质上,蚂蚁金服当下的盈利模式,已经越来越接近于银行。

或是“树大招风”,2017年天弘基金为防止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规模过快增长并保持长期稳健运行,“主动”将个人持有余额宝的最高额度从100万元调整为25万元,后降至10万元。不仅如此,2018年又调整了余额宝服务规则,设置每日申购总量。

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余额宝长期处于这种限购状态,应该会有更多用户放弃余额宝选择其他货币基金或其他理财产品。更何况,当初凭借高收益吸引资金的余额宝,现今的收益率为4.1200%,并无特别的优势。

其二,2016年蚂蚁金服旗下的招财宝出现了亿元项目的逾期事件,招财宝定位于稳健的定期理财产品(p2p),项目本是“个人贷”产品,但是上述违约项目实质为私募债。虽然浙商财险最终赔付告终,但招财宝的风控却是招致诟病。

其三,这两年蚂蚁金服的爆款产品,非借呗和花呗莫属,个人消费贷市场的充分挖掘,使得蚂蚁借呗发放的贷款规模也越来越大,蚂蚁借呗无需抵押担保,被市场认为是一款近似现金贷产品,其资金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与发行ABS,“暗藏”高杠杆的风险。

火热的P2P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疯狂”之后,互金监管风暴随之而来。2017年11月2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紧急及叫停了网络小贷牌照的批设。12月1日,“现金贷”监管落地,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印发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通知》划出了行业的三大门槛,综合利率36%以下、牌照和场景依托。当天,蚂蚁金服就撤回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ABS产品发行计划,可谓如履薄冰。

其四,今年3月20日,蚂蚁金服再一次出现了管理不合规的问题,旗下蚂蚁基金“财富号红包活动”存在以送现金红包方式,进行销售基金的行为,因违反规定被要求自查。

蚂蚁金服的十字路口

蚂蚁金服“焦虑”是必然的,规模与风险的矛盾会始终左右着他们。其核心产品支付宝被誉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多款产品渗透进用户的日常生活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令人骄傲,但其风险也同样不可忽视,将支付宝和蚂蚁金服拉扯大的彭蕾似乎没有把握好节奏,而彭蕾卸任后资历深厚的井贤栋将挑下该重担。

财务出身的井贤栋于2007年加入阿里巴巴后,先后担任过集团资深总监、副总裁,主要管理财务和运营工作,2014年蚂蚁金服成立后出任COO,两年后从彭蕾手中结下了蚂蚁金服CEO的接力棒。在他执掌的三年时间里,蚂蚁金服确立了科技、责任、全球化的3大战略,完成了B轮融资,对前沿技术的布局和储备进行了很大的投入。

马云认为这是蚂蚁史上最重要人事调整,从评价中可以看出他对井贤栋给予了厚望。有意思的是,不知出于监管的压力还是本身的理想主义价值观,马云在昨日发布的信件中称,蚂蚁金服不为赚钱。

这不禁令人想起了阿里史上最震撼的人事震动,起因于2011年阿里巴巴的“黑名单事件”。援引虎嗅网报道,2011年因为“黑名单事件”,导致时任阿里巴巴B2B公司的CEO卫哲、COO李旭晖引咎辞职,大批中层乃至基层人员纷纷离职。有人认为惩罚太过严重没必要,也有人认为这是支撑阿里巴巴走到现在的内因。这是一次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交锋,也是阿里巴巴的十字路口。而今从阿里巴巴孵化出来的蚂蚁金服也同样站在十字路口,是停下整治不合规的问题还是不重视只求发展、扩张规模,这同样是价值选择问题,或许马云已经给了我们答案。

虽然马云先生曾说过蚂蚁金服不着急上市,但蚂蚁金服的这次人事调整,仍被认为是为其上市铺平道路。 蚂蚁金服虽是从阿里巴巴孵化出来,但两者在股权上很长一段时间内并无关系,当时拆分出来是为了获得金融牌照。今年2月,阿里巴巴曾发布公告称,根据2014年与蚂蚁金服签订的协议,阿里巴巴入股蚂蚁金服并获得33%的股权。

有分析称,阿里巴巴的入股,一方面让蚂蚁金服有了更为确定的股权结构;同时蚂蚁金服无需继续每年分享37.5%的税前利润,拥有了更多的现金流;同时还出现了一个战略投资者,为蚂蚁金服上市铺平道路。

而根据华尔街日报消息,有知情人士称,蚂蚁金服准备融资90亿美元,估值或达到1500亿美元,由此成为全球最大独角兽企业。但无论何时上市,或许都应该在上市前解决公司管理合规的问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